首页 >> 中医减肥

出手太快少修养长篇小说高产渴求高质量节能

中医减肥  2020年09月29日  浏览:0 次

作者:周南焱

长篇小说创作始终是社会关注的热点。上世纪90年代以来,长篇小说出版数量持续增长,1998年至今,更保持了年产量逾千部的旺盛态势。日前,武汉大学文学院副院长、著名学者於可训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讲座并接受了本报专访,畅谈近十年来长篇小说的创作。

业余作者产量超六成

市场经济带来中国社会的重大转型,长篇小说的生产也发生巨变。在诗歌、散文、戏剧、小说等各种文体中,长篇小说发展最为迅猛,数量庞大,读者也越来越多。据统计,从1949年到1966年的17年里,总共只有260多部长篇小说面世;上世纪80年代,长篇小说总数在800部至1000部;上世纪90年代初,长篇小说出版数量激增;而从1998年以来,每年长篇产量均突破1000部。

於可训认为,近10年来长篇小说的“井喷”有多方面的原因。首先是政府鼓励创作长篇小说、儿童文学和影视作品,刺激了出版社对长篇小说的生产。以前各种文体还会有调剂,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后,长篇小说就处于优先生产的地位。同时,群众自发性写作也成为长篇创作的重要力量,比如知青一代、离退休群体利用丰富经历写回忆性作品,这类创作可能占到长篇总数的六成以上。出版渠道增多,出版、发行机制的转变,也促进长篇小说迅猛发展。

相对于业余创作,一批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成名的作家在近10年开始转型写长篇他们压抑感情。像张承志、韩少功、王安忆等都是这样,把短篇集中起来,把已经表达过的经验、思想凝聚起来,创作出长篇小说。相较业余创作,这批作家代表了近10年长篇小说的艺术水准。

英雄人物走下神坛

中国人偏爱历史题材,但以往作家创作长篇拘泥于历史教条,近10年来,长篇小说在这方面呈现出新特点,像莫言、刘震云创作的一些长篇《檀香刑》、《故乡面与花朵》,也采用历史题材,但强调历史的日常化和偶然性。另外,出现一批怀旧式的作品,像《 燃烧的岁月》、《血色浪漫》。跟纯粹的怀旧作品不同,他们不是原封不动地再现历史,而是重新理解、咀嚼我们追逐过的理想。

还有一类作品尽管也写英雄人物,但更注重传奇性。过去爱把英雄行为放大,忌讳暴露英雄的弱点;现在则把英雄被遮蔽的一面给展示出来,有意识地突出英雄身上符合人性的性格缺点。像《亮剑》这类小说,主人公满口粗话,动不动就骂人,却使人物形象看上去显得更真实、丰满。此外,一批有关帝王将相的长篇纷纷涌现,电视剧一度充斥这类作品。

欲望写作激发严肃探索

市场经济下,商品刺激着人们的消费欲望,长篇创作也是如此。过去被压抑的因素被释放出来,最典型的就是性描写,比如从贾平凹的《废都》到“美女写作”。市场经济刚搞起来,人们缺乏心理准备。旧的观念开始崩塌,新的思想又没有建立起来。在全球化冲击下,知识分子遭遇前所未有的困惑,《废都》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出现的。在《废都》取得市场成功后,很多作家就纷纷模仿创作这类长篇。这类创作后来就演变出“美女写作”,典型的比如《上海宝贝》。作品表面充满感官欲望,商业文化和大众文化的合流产生了这种畸形小说。

欲望写作的浮躁,激发起另一种新思潮,即长篇创作中开始加入严肃的思考,不少作家努力探索在商业社会中怎样建构精神价值。像陈忠实的《白鹿原》就思考传统文化能否成为精神支柱,弘扬了“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儒家思想。张承志的《心灵史》,读后令人联想到,不管物质欲望多么膨胀,人们还是选择坚守自己的精神家园可是为什么有很多有意味的东西反而都是寂寞的?就像爱情一样寂寞?。王安忆的《纪实与虚构》,通过追索家族姓氏的根源,为我们时代生活的漂泊感寻找精神支撑点。

普遍出手太快缺乏修养

尽管每年这么多的长篇问世,但要挑出真正优秀的作品还真难。於可训说,出手太快、心态浮躁是作家们的普遍创作特征。很多青年作家刚出道就写长篇,没有经过中短篇小说的训练,原因是中短篇的销路不好。同时,作家创作的速度越来越快。在以前计划经济体制下,作家的日子过得很舒服,既拿工资又拿稿费,印出来的书全部包销。现在大部分作家主要靠稿费养活自己,写得太快,一年出一部长篇很普遍。

长篇创作需要深厚涵养和知识储备。於可训说,现实情况是,不少作家缺少思想底蕴,缺乏高雅修养,甚至以无知为荣。他们创作太随意,语言粗糙,连最基本的语感都不具备。只有少数像张承志、韩少功等作家坚持在从事严肃创作。於可训对当下热门的80后作家并不看好,觉得他们不好好修炼就不会有前途。他认为,一个作家只有长期积累,关心自己所处时代的命运,才会写出真正有分量的长篇。

(:全炯)

经期延长淋漓不尽中药
金昌治疗白癜风费用
昭通专治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